非虚构|郑寒梅:三婶

我的爷爷今年七十六岁,农历五月初三过完的生日。 原谅我记不清爷爷的出生年分,我爸爸都记不清爷爷生日是几月几号呢,毕竟,爷爷不过生日,也没什么人重视爷爷的生日。 爷爷...

日常随笔

2019-04-15

评论人数0人

经典的东北话骂人越毒越好,你了解多少?

清晨起来,临窗远眺,嚯呀,夜里竟从天宫瑶池悄然飘下一场皑皑瑞雪!这雪啊,堪称得上是哈尔滨二�一�年入冬以来真正意义的降雪,下得那样酣畅,那样磅礴! 窗外的天地间,已...

日常随笔

2019-04-03

评论人数0人

妈妈,我要成为你的另一棵树

早晨你在家休息,而我要去上班。那一刻,我有些对你依依不舍,我对上班有一点儿不情愿,和你说了好几次:“老公,我上班了。”可我的脚却不爱挪动,以至于磨磨蹭蹭坐的小客来...

日常随笔

2019-04-03

评论人数0人

风去的时候

她喜欢靠在他胸膛,听他指点星河。说什么没有多少记忆,只知道她的情已穿透胸膛,停在他心里。那时蛐蛐醉在草丛,草丛醉在蛐蛐的呤唱中。她喜欢双手托着腮,靠在他腿上静坐着...

日常随笔

2019-04-03

评论人数0人

首页 1 末页 14